• 福彩開獎公告_朋友的麻煩

        發布日期: 2019年12月14日     浏覽數量: 2702

        同學們站好隊。“3、2、1,跑!”孫老師一聲令下,福彩開獎公告們“開足馬達”沖了出去……跑完兩圈,同學們站好隊。孫老師喊:“報數!”“1、2、3……”同學們陸續地報著自己的學號。“......20、21、22……”流暢的報數聲突然嘎然而止。“23號,23號!”孫老師邊叫,邊巡視著我們的隊伍,無人應答。我向遠處一望,只見一個“小黑點兒”正緩慢地移動著,這個“小黑點兒”好像很眼熟。幾分鍾後,那個“小黑點兒”才慢騰騰地走到隊伍中,劉靖博終于歸隊了。孫老師皺起眉頭看看他。

        “竟敢撒謊!”英語老師的頭上一團怒火在燃燒,她疾步走到劉靖博座位旁,迅速拾起那袋餅幹,像投手榴彈一樣“嗖——”地扔出窗外。

        夏日就像一壺上好的酒,先是寡淡,再是濃烈,最後醇甜,後趨于平淡,讓人欲罷不能。

        傍晚,辛勤勞作一天的人們回家了,玩耍了一天的孩子們也回家了。各家各戶用黃土砌的煙囪有了袅袅的炊煙,夏日的夕陽隔著煙霧格外豔麗。夏季的夜空也很美,濃黑濃黑,像一瓶墨水潑在白紙上,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明燈”和一個“大燈籠”爲你指明。

        吃過早飯的一家人分成幾撥人散開了。男人們扛起鋤頭等農具往田地裏走了,老人們回房繼續沒完成的繡工,女人們則在家裏掃掃地,洗洗衣服,而小孩們則去自己昨天約好的小夥伴們的秘密據點商量今天玩什麽。小孩們叽叽咕咕商量了半天決定去小溪裏摸魚。他們來到了臨近的一條小溪。小溪在夏日的陽光下越來越清澈,波光粼粼的閃著。調皮的魚兒在碧綠的水草下靜靜地吐著泡泡。小孩們卷起褲腳紛紛入水,卻不曾想驚動了小魚,這下各個手忙腳亂起來。過了一段時間,夏天的太陽發揮了它的作用。毒辣的日光直直地照射下來,在田裏辛勤工作的男人們臉上滑下了一粒粒豆大的汗珠,正印證了“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

        測驗結束了,體育老師公布成績:“左玄武——優秀,趙俊達——良好……”體育老師響亮的聲音就像一顆顆小炸彈在我們的隊伍中炸開了歡快的花:噢”、“耶”……可是,突然,體育老師的臉由晴轉陰,聲音也降了八度:“劉靖博——不及格,減十分,三年六班總分扣二分。”“唰——”同學們的目光像一個個探照燈似的聚焦在劉靖博身上,有同情,也有噴著怒火的。片刻,劉靖博的臉就好像被紅辣椒塗上了色,腦袋好像被重重的東西拽著低了下去……

        800米測驗的日子到了。隨著一聲哨響,同學們像離弦的箭一樣“飛”了出去。經過了幾天的晨跑鍛煉,這次測驗對我們來說輕而易舉。

        這就是夏日。

        夏天的早晨,薄薄的霧霭輕輕地環繞在嫩綠的禾苗上,青翠的樹葉在晶瑩的露珠的映襯下越發青碧。夏季的天空是美的,早晨天藍得像用水洗過的藍寶石,雲白得像小綿羊身上乳白色的毛一般。在天底下看,就像一幅只用藍色和白色渲染,不用墨線勾勒的一幅絕好的水墨丹青那樣美麗、獨特。夏日的村莊在一聲清脆的雞啼聲中慵懶地從甜美的睡夢中醒來,開始了夏天的早晨活動。最先起來的是老爺爺們和老奶奶們。他們搬著或高或低的小板凳和竹椅到村口那棵屹立不知走過多少歲月的老槐樹下,享受著老槐樹帶給他們的清涼的同時,也開始唠起了家常。不久,一家家的婦女們也起床開始准備早飯。早飯也像夏日一般簡單,幾碗清亮的白粥,一碟小菜就能夠吃得有滋有味。早上就落下了帷幕。

        “是劉靖博。”一個同學站起來答道。“福彩開獎公告沒……”劉靖博的頭搖得像撥浪鼓,可還沒等他說完,“啪啦”一件東西從他的口袋裏掉到地上。英語老師、同學們一齊望去——一袋餅幹!

        最新展會
        推薦展會
        熱門標簽
        2001